SHOWRYON

潜水咸鱼

眼爹18岁生日快乐
十八岁啊
方士谦露出神秘的微笑

未完

开屏开屏

+LC斐尔+:

 开屏开屏!!!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不会画画
小小黑那么厉害我画丑了对不起他

【伏八】恶鬼03

无邪233:

   在家真的好懒啊……不想码字啊……


    八田努力的闭紧自己的眼睛,害怕自己一睁开眼睛就会看到糟糕的东西,睫毛一直不停地在眨,眨到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忍不住睁开眼了。


  客厅自从有重物掉下来的那一声就再也没有什么声响了,八田总算能安心一些,除了老旧的炽光灯偶尔闪动一下发出的电流碰撞的声音,一切都像沉寂的一片死海,毫无波澜。


  神经绷紧了不知道多久,八田突然觉得困意排山倒海而来,背部像是触了一块冰块,寒凉阴冷,莫名的让他有种依靠的感觉,就像总有人喜欢贴着墙睡,因为有安全感,他逐渐放松了身体,想着睡过去就好了,一觉起来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在临近入睡的边缘,背部的阴凉忽然消失,耳边的鬓发被风吹动了,碎毛轻柔的滑过脸颊,带起一阵痒意,八田伸手抓了抓,他想他可能忘了关窗户。


  他翻了个身,他太困了,他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困过。


  今晚的风真大,还阴凉阴凉的,平时屋里热得像个蒸炉,最近倒是凉快了,他觉得总有毛发被吹动撩拨在他脸上,他伸出手在脸上胡乱摸了一把,什么都没摸到。


  睡得正迷糊的他呼吸一窒,喘不过气,像是有什么寒凉的东西糊在了他的脸上,他拼命挣扎着要醒来,他想睁开眼睛,却动也不动不了,就那么几秒的清醒,倦意又重新席卷而来,眼皮重得像是被秤砣压着。


  就当他快憋得快死掉的时候,一股让裹着棉被都觉得十分寒凉的寒气笼罩着他,口鼻瞬间通畅起来,八田用力的呼吸着,耳边却传来今晚第一次的声响。


  有东西在挣扎,动作大到有寒凉的风吹在他的脸上,不多久一声惨烈的尖叫兀自的响起,尖利的就像要穿破房顶,惨烈的叫声有多突然的出现就有多突然的戛然而止,然后随着一声“咕嘟”,便又回到原来的安静了。


  他觉得眼皮变轻了,他睁开眼睛,模糊中看到了一团黑雾,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时却什么都没有,八田从裹紧的被子中微微直起身子瞅了一眼窗户,窗户关的好好的,房间里沉闷得一根汗毛都吹不起来,更何况头发。


  愣了一会,他断了片似的直直的朝床上重重的躺了回去,这动静在安静的环境中就像是炸了一枚炸弹,把他整个脑子都震醒了。


  八田将被子拉过自己的头,将自己整个人捂在被子里,被包裹着让他有了暂时的安全感,他觉得困意又回来了。


  八田正在努力培养更浓的睡意的时候,客厅又传来了声响,那是有什么东西在地板上滚动的声音,直直的朝他的房间来了!


  “咚!”房门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撞击了一下,发出沉闷得声响。


  他整个人从被子里跳了出来迅速把门把手落了锁,整个过程只花了几秒钟,八田卷过被子,缩在离房门口最远的角落里。


  “咚!”八田都能看到老旧的房门旁边的墙灰都被震了下来。


  他死死的盯着响声越来越快的门口,八田并不觉得这扇老旧的房门能抵挡多久,他看着这扇漆已经掉光露出了黑灰色的木头的门,脑子里已经闪过无数种自己的死法。


  他有些木然,他觉得自己并不害怕了,只是心脏跳得很快,他就知道伏见肯定是回来了,他的所有感官都告诉他伏见肯定回来了。


  或许门外的就是他,说不定他回来就是索命的,他做了几年被他找上然后死掉的心理准备。伏见就是那么霸道的人,他说他喜欢他,然后就理所应当的将他放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他肯定不甘愿一个人死掉。


  “嘭。”整扇门被猛然撞开,力道之大让门狠狠地撞击到墙上然后再被反弹回来,如此两次,门终究是带着令人胆寒的“吱嘎”声缓慢的移动着,最后停了下来。


  门没有被完全打开,半遮半开的样子,八田死死的盯着房外那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没有伏见,没有鬼,什么都没有,就像是个黑洞,连光都能吸进去,以门框为界,光与暗泾渭分明。


  八田盯了很久,久到他整个腿都蹲麻了,身体抖到浑身发酸都没有任何事发生,他眨了眨酸乏的眼睛,打算坐下来换个姿势。


  他刚动了一下,门外的黑暗像是黑色的黏墨,扭曲翻转着,八田的呼吸一瞬间停了一下,然后猛然急促起来。


  那团黑色蠕动着,然后像是被戳破了般一滩黑色的水渍缓缓的流向房内,与此同时八田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狠戾地盯着。


  那滩墨水像是触手一般在流过门框后就分成了几条细小的分流,它们蔓延开来,搜索着什么。


  八田原本刚调整的身体已经麻木不堪,恐惧反而让他有种早死早安心的错觉,他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动,然而身体却不听话的调整成舒服的姿势。


  墨水突然从贴着的地面抬起头来,像是一条长了许多头的黑色小蛇,就这么盯着他,八田还来不及反应,就见那一滩黑水猛然壮大,逐渐变成一只黑色的手掌转瞬间就捏住了他的脖子。


  他被提着脖子吊了起来,又一次体验窒息,八田恨不得立刻就死过去,这种肺部要炸裂,喉管被剧烈挤压,一点点失去空气的死法真的太痛苦了。


  一股寒气悄然贴着他的脚跟沿着背部爬升然后包裹至他全身,扼住他喉管的手像是被看不见的利刃一刀斩断。


  八田终于得以重新呼吸,喉管火辣辣的疼,口腔甚至有股血腥味,每呼吸一口都要疼得晕过去,但是他还是尽力的呼吸着,毕竟他现在被一团黑雾裹着浮在空中,寒凉的气息冻得他抖成一团,现在在另外一个鬼手里,指不定又要有什么新的死法。


  门外的墨水怪没有动静了,安静的潜伏在门框外,畏惧又贪婪的盯着里面。


  这个时候八田断片了的脑子终于想起了笼罩着自己的像是昨天晚上手撕女鬼的那个黑影么?


  显然这个又不完全是那个黑影,因为现在的它太稀薄了,比起昨天还是个影子的它来说,今天的它简直就是雾,八田还能看到黑雾中间还有另外一团黑色的团块里面像是包了什么东西在挣扎翻滚。


  门外的东西像是研究够了,发出“嗬嗬”的声音,门被整个撞破轰然倒地,连着墙砖都被带下来好几块,八田一边想着明天怎么和房东解释一边看清了外面的怪物长什么样,那团黑色粘液从一团的状态逐渐延展开,中间有着众多白色黏连在一起要断不断地皮肤碎片,内部还有红绿色的脓包大大小小的挤成一堆,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晕过去。


  它的头颅硕大无比,眼睛却被两颗钉子钉了进去,整个眼窝血肉模糊。


  它终于敢踏进这个房间,黑色的疙瘩手臂抻了过来,一把拍向八田,黑雾也动了,原本稀薄的雾气凝聚在他前面,一手抓散了黑色的疙瘩手臂,恶心的粘液洒了一地。


 


浓墨鬼一击不成,身形像橡皮糖一样拉升变换,又伸出一只手袭来,黑雾的黑气有重新调动起来,然而八田看到中间那团黑色的影子剧烈挣扎起来,黑雾凝聚起的黑气轰然溃散,那只鬼手直直的拍了过来,然后他被黑雾一甩,八田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到桌角的棱边,然后才摔在了地上。


  他趴在地板上,视线一片血红,黑雾被整个拍散,之前看到的那个黑色挣扎的团块里暴露了出来,并从黑色的团块中伸出一只正常人大小的青白色锈满尸斑的手。


  黑色的团块被扭曲拉伸得更厉害,那只手拼命撕扯着那个束缚它的黑色外衣,还没等它撕破哪怕一个小口,雾气凭空重新席卷而来,包裹着那个团块,那只伸在外面的手臂像是被教了硫酸一般,从皮肉到骨头,通通融化成了血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面,团块剧烈的蠕动了一会,然后彻底消失了。


  八田似乎听到那个团块消失前的那个尖利的叫声,和他睁不开眼睛时听到的一模一样。


  黑雾的黑气剧烈蒸腾着,越来越浓郁,黑雾又变回了黑影,浓墨鬼又重新缩回一团,转身便打算逃跑。


  黑影周身还环绕着未散去的黑气,整个人就像地狱里爬出了的恶鬼,老旧的炽光灯闪烁了两下炸了开来,房间瞬时一片黑暗。


  八田闭上眼睛,觉得有温热的液体从自己额头上流了下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耳边传来那个浓墨鬼惨烈的叫声,以及不断有肉块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当耳边终于清静下来时,他又听到了这整栋楼的声音,他楼上的小青年半夜还没睡,鞋子踢踏踢踏的声音,隔壁隔壁的江户先生养的狗偶尔吠叫不止最后被江户先生狠狠地呵斥的声音,机动车驶过的声音。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别家的余光撒入他的窗户,有声音有光,他觉得他终于不像一个人在孤岛了,借着光,入眼的是一个黑色的纤瘦的影子,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着颤,他无法控制,只要遇上他八田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忠诚的反映着他的情绪。


  他站在那里,显现出来的人形总是有一部分坍塌然后被填充满整个房间的雾气重组,直到不知道重塑了多少次,才勉强维持了稳定,他朝他走来,萦绕着的雾气还在不停地修补着他,他融于黑暗又显于黑暗。


  八田感觉喉头情不自禁的呜咽起来,像是在求饶,声带的震动牵引了伤口,他疼得快要背过气去。


  他在死亡的沼气之下羽翼渐丰,背着地狱的火光,踩着黄泉边的彼岸花,踏过恶鬼道的白骨,带着一丝腥甜的夜露向他走来。


  他被遮住了眼睛,手被牵起,手指的温度被一股寒凉缠绕着,一个环状物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像是猜到了什么,八田无法控制自己对这个戒指的厌恶,它本该在圣洁中闪耀光辉,然而它却在死亡中成为枷锁。


  阴凉的气息通过无名指游走至全身,八田的身体轻微抽搐着,无法抑制的一口血终于被吐了出来,脑子杂乱的思绪被这股凉气抽空,这一晚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草薙坐在病床前头,神色复杂的看着还没醒过来的八田,在这一晚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相信会有鬼怪这种东西,然而他在半夜接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却一片空白,接通后话筒传来电流串过的滋滋声,半天没讲话,正当他以为是有人开玩笑或者错打了电话时,电流的滋滋声更响了,一个十分空洞刺耳的声音响起“来接……美咲。”


  正当草薙还在思索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旁边响起了一个极为成熟妖娆的女声“恶鬼缠身,这是他的命。”


  “你知道我很难相信这些。”草薙说着,想去拿放在桌子上的烟盒,后来想到了什么又收回手,手里的打火机甩开又被合上。


  “我知道你们不信,但是命运这种东西,可是很玄幻的,他命里就注定他会遇到这种东西,或许能坚持到结束,或许,就会死于非命,谁知道呢。”甜美诱惑的嗓音就像是一条涂满了蜜糖的毒蛇,危险却让人情不自禁的对她的话十分信任。


草薙一滞,他再次将目光落在八田缠上纱布的头上,问道“八田之前和我说过伏见变成鬼来找他了,如果能让伏见不再缠着八田,八田就会没事?”


  “不,我说过,他命里就会遇上这种事,就算没有伏见,他也一样会被恶灵缠身,他的气运和命格会慢慢变弱,没有人护着他撑不到气运回转的时候。”


  “要怎么做八田才能平安度过这个时期?”


  性感的红唇轻启“我对抓鬼没什么兴趣。”娇艳欲滴的红唇随即勾起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不过医院可是个好地方。”


 
 


 

随手瞎画
(还不滚去看英语!)
:)